当前位置:首页> 特色栏目 > 关注 > 正文
共享员工,一种新的用工模式
2020-07-06 16:39:35   来源:《中外玩具制造》杂志   作者:李昕   

 

      近年来,共享经济的热潮一浪接一浪,从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到共享按摩椅、共享充电宝,再到共享玩具,各行各业都在与共享搭边。然而,过往的共享经济产物大都是“物”,如今却出现了“人”,即共享员工。
      员工还能共享?共享员工该如何运作?这种模式前景如何?相信不少企业对共享员工模式都有诸多疑问,《中外玩具制造》记者通过查阅资料、采访企业等方式为这些疑问寻找答案。

 

何谓共享员工
      新冠肺炎疫情(下称“疫情”)是共享员工快速被多个行业应用的推手。据了解,疫情爆发后,餐饮、旅游、住宿、影院、运动健身、线下零售等多个行业都受到了影响,要么暂停营业,要么客流量极少影响经营,进而使得很多企业员工无事可做。与此相反的是,超市、便利店、物流配送等行业以及电商渠道则因消费激增而出现人手短缺。
      为了缓解企业用工短缺的困境,部分企业想到了“借人”。2月3日,盒马发布“招募令”,表示与云海肴、青年餐厅(北京)达成合作,邀请该企业部分员工入驻盒马各地门店,参与打包、分拣、上架、餐饮等工作。仅仅2天就有近500名员工到盒马门店上班。之后,沃尔玛、生鲜传奇、京东、苏宁、物美、联想、58同城、大润发&欧尚等企业都纷纷推出共享员工相关举措。
      从背景、原因来看,共享员工可以看作是疫情影响下,企业自救的一项举措,是一些暂时难以复工的中小企业将员工以共享模式进行短期人力输出的合作用工方式。简而言之,就是企业之间员工的借调,属于一种用工模式。

 

共享员工该怎样运作
      共享员工作为一种用工模式,有其适用的场景。据公开资料综合整理,在以下三种情况下,企业可以考虑采用共享员工模式:其一,受疫情、缺乏订单、自然灾害等因素影响,企业需要停产一段时间的;其二,在生产淡季,企业出现富余员工的;其三,行业特殊性决定,企业需要季节性用工的。
      相比其他共享经济的产物,共享员工运作流程要复杂得多,当中会牵扯到借调企业(即用工短缺企业)、员工、出借企业(即人工富余企业)三方面。最早一批开始的借调企业大都是通过直接洽谈、公开招募的方式,与有意向合作的出借企业达成协议。如盒马首批共享员工便是与云海肴等企业直接洽谈促成;而苏宁物流、京东等则是公开发布“人才共享计划”。
      随着共享员工越来越普及,一些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东莞市被誉为“世界工厂”,制造企业众多。为了帮助企业尽快复工复产,东莞市政府提出了“鼓励企业灵活用工”,并搭建公益性用工调剂平台,落实专员为企业协调处理劳动关系和社保关系。据公开资料显示,人手不足的东莞市企业可以通过东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寻求帮助,由“官方”出面牵线搭桥,找到对接企业,“借”到员工。如东莞长安美泰玩具有限公司就在东莞市虎门人社局的帮助下与明安运动器材(东莞)有限公司建立了“共享员工”长效机制。
      涉及到员工的借调,共享员工落实的大前提是员工自愿。在此基础上,借调企业与出借企业需要商议借调的时间,员工借调期间有关工资、社保、管理等问题,还有如员工受伤该如何赔偿等诸多细节。记者综合了东莞市有关部门对共享员工模式的有关释疑,方便读者更多地了解共享员工模式。
      需要强调的是,在借调期间,出借企业与劳动者之间维持劳动关系不变,而借调企业与劳动者之间只是劳动力使用关系。出借企业不可以营利为目的出借员工,否则会涉嫌劳务派遣上的违法。

 

如何看待共享员工模式
      共享员工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对出借企业来说,一方面,无需负担员工出借期间的工资和生活费,降低了人工成本负担;另一方面,无需与富余员工解除劳动关系,避免了解雇成本支出。一旦出借企业订单恢复或进入生产旺季,出借的员工可以返回原企业工作,增加了用工的灵活性。对借调企业来说,则可以解决临时性、季节性缺工难题。对员工而言,在原用人单位暂停生产期间,可以有工作做、有工资收入。
      正是因为有这些优点,共享员工模式才被多地政府所关注,并纷纷出台相关鼓励政策。如浙江省钱塘新区对疫情期间区内企业输出临时富余职工到区内用工紧缺单位工作1个月以上的,给予调出企业1000元/人和调剂职工500元/人的一次性调剂补贴;安徽省人社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进“共享员工”等用工余缺调剂工作的通知》,明确对于开展共享员工等用工余缺调剂的企业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给予奖补;广东省江门市人社部门对为重点企业提供共享员工的单位给予最高5万元补贴。
      同时也应该看到,共享员工作为新鲜事物,其模式还不够成熟。记者在与玩具业同仁探讨时也了解到,大部分玩企负责人认为共享员工存在很多需要考虑的问题。“玩具业代工的企业多。这些企业都是要签署保密协议的,要是员工把未上市产品图片泄露,会给企业带来很大麻烦。”一位潍坊玩具厂负责人介绍说,一般企业借人也都是从分厂借,不会从同行找。另一位不愿具名的玩企负责人则表示,如果真的要采用这种模式,也只会在基础岗位借调,不会借调技术岗位。
      千童星食品(深圳)有限公司总经理雷锦认为,企业需要应急时,共享员工或许是个好办法,但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企业都有商业秘密。“大部分企业应该还是会选择招聘临时工来解决人工不足吧。”

玩具业对人工需求量大,但共享员工模式有不少难点

 

结语
      正如很多企业担忧的那样,企业之间共享员工存在一些隐患和难点:
      首先,企业要找到合适的企业去“借”员工,还要确保借到的员工可用。目前来看,除了大企业公开招募共享员工,更多的企业还是依靠政府牵线搭桥。
      其次,企业之间员工共享,需要就工资、社保、福利、员工安危等诸多问题进行商讨,要达到彼此都同意的条件需要花费一定时间,这无疑比企业直接招聘临时工更复杂,甚至更耗时。再加上还要对共享员工进行面试、培训、体检等,用工成本并不少。
再者,合同尽管可以约定关于商业秘密保护、员工离职问题,但实际操作中仍有很多不可控因素,很多企业是否愿意冒险也是未知数。
      作为一种用工模式,共享员工为疫情期间受影响的企业解决了燃眉之急。随着疫情逐渐稳定,共享员工能否作为一种用工模式的新潮流,还有待市场检验。

 

订阅及广告热线:020-66842112   QQ: 2355625168   邮箱:market@ctoy.cn

网站文章版权归《中外玩具制造》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及其他用途

Copyright © 2015 《中外玩具制造》Toyma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州力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外玩具网
ICP证:粤ICP备13023376号-3